Weng Tong Tan

我们家四代相传的生活必须品,应该非双虾标青草油莫属了。奶奶当年边滴青草油在我伤口,边吹向它的场景,仍历历在目,那是爱。小学时代,我们俩兄弟常常弄伤自己,母亲一定要我们马上为对方滴上青草油和为对方吹吹风,这是我儿时最好笑的回忆。日新月异,许多人事物都在变了,唯有对双虾标青草油还是不变。它是我们的居家良伴,也是我们工作场所必备的用品。感恩有你!

Bahasa Malaysi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