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玟斌

小时候就一直听我的外婆说:“青草油,青草油……”,那时候只要跌倒擦伤,外婆总是会替我处理伤口后拿出青草油擦上。那时候涂上青草油的感觉是很刺激、很痛,但是过后冰冰凉凉的感觉很舒服,伤口没有溃烂生脓,也复原得很快。逐渐长大后,青草油也陪伴着我成长,还记得外婆有時闻到青草油的味道就知道一定是跌倒创伤了。

我对青草油印象最深刻的时我的脚趾指甲边很容易甲沟炎,那种疼痛和发炎流脓真的是无法形容。外婆总是会拿出棉花粘上大量的青草油,湿湿的敷上,那种冰凉和消炎的感觉真的舒缓很多疼痛感。

现在,外婆已经不在了,但是当我看到青草油或嗅到那草药味就会想起对外婆的思念。青草油对我来说不止是居家良药,更是我对外婆的一种牵挂。

Bahasa Malaysia